全国政协考察太湖水环境综合治理:不算小账算大账
发表日期:2015-08-05 16:30  点击:
  全国政协无党派人士界委员考察团来到太湖,就流域内水资源保护和水污染防治,保障防汛抗旱以及生活、生产和生态用水安全,改善太湖流域生态环境等问题进行考察。
  
  小雪节气前后,太湖正经历着入冬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寒潮,而对于湖区沿岸地区来说,一股暖意却涌上心头。本月初,酝酿已久的《太湖流域管理条例》正式施行,让沿岸的城市和群众,看到了太湖告别污染戕害,重现江南明珠风采的新希望。
  
  在长兴县夹浦镇污水处理厂排向太湖的出水口,杨岐委员看着刚刚被提取出来的水样标本仔细询问起来:“这个水经过处理后能够达到什么标准?”“属于一类水质,可以直接饮用。”处理厂的负责同志回答道。听到这个指标,委员们都十分欣慰。
  
  “为什么直接排入太湖,而不进行中水循环再利用呢?在北京,这样的水可以用于灌溉农田、饲养水产品了。”李武委员问道。“主要因为太湖流域的水资源总量比较丰富,下一步我们也在计划推广中水利用,当然这需要我们调整水价结构,引导鼓励企业使用中水。”
  
  “污水处理之后的底泥你们是如何处置的?”林而达委员这几年考察过很多地区的污水处理设施,对于防止底泥造成二次污染的问题尤为关注。“夹浦镇的企业主要以轻纺业为主,因此污水底泥中磷的成分并不算高,经过焚烧之后填埋处理,对环境不会造成再次污染。”
  
  目前,像夹浦镇这样的乡镇一级的污水处理厂已经在沿湖建制镇基本实现“全覆盖”,生活污水处理已经达到90%以上。穆京祥委员对于这个数字很吃惊,“据我所知,目前很多县的污水处理能力尚未达到这么高。”考察团特邀的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副局长朱威拿出了《太湖流域管理条例》的单行本,“看,这第三十四条明确规定着呢,县级政府所在城镇及重点建制镇的生活污水5年内应当全部集中处理设施处理。这是法律的规定,完不成任务是要被问责的。”
  
  王执礼委员问道,“那么你们的运营成本是多少?经营污水处理厂能盈利吗?”“微利,现在处理一吨工业废水的成本在2.4元左右,处理医疗废水成本为1.2元,生活污水在1元左右,设备满负荷全天运转需要1800度电,成本还是很高的。能够有微利得感谢政府的财政补贴,要不然亏损是必然的。”
  
  “千万不要说感谢,企业能够保证我们排向太湖的水达标就是功劳。”长兴县政府的一位负责同志说,“太湖的危机在水里,但是问题的根源却都在岸上。太湖治污,千万不能大处不算小处算,保护好我们的母亲湖,投入多少财政资金都不能吝惜。”
  
  “太湖干净了,人民群众的家园美了,生产生活才能永续发展;太湖安全了,政府在群众中的威信才能真正树立;太湖美了,我们可以搞旅游,发展休闲度假养生,同样可以创造出经济效益,比一味发展工业结构更合理,方式更科学。”湖州市副市长方新旗点明了这笔“大账”的合算之处。

版权所有:太湖水域信息网